首页 > 灯塔新闻 > 正文

一枚小印章 半年没盖上
2021-11-11 09:33:03 来源:华夏早报-灯塔新闻 编辑:贺强

导读:他为工程款决算,跑了一年多;他为了盖一枚公章,跑了半年多。现在,仍在睢县不停地穿梭……

       军人流汗流血不流泪,掉皮掉肉不掉队。原北京军区某部退伍老兵、老党员、河南郑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居民张学军,却梦破睢县,泪洒睢县。他在商丘睢县投资“泥潭”中留下艰辛的汗,流下伤心的泪;掉了一层皮,掉了十几斤肉。他为工程款决算,跑了一年多;他为了盖一枚公章,跑了半年多。现在,仍在睢县不停地穿梭……


       华夏早报-灯塔新闻首席记者 齐明利 张邦毛报道

      
伤心事 一千多万元砸进“无底洞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11月3日上午,天下小雨,冷风吹拂。59岁的郑州退伍老兵张学军说起自己的遭遇,唏嘘不已。“2015年9月份,经朋友介绍与睢县鸿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了“睢县鸿鑫世纪城项目”建设工程施工合同。我作为挂靠公司(筑宇建设有限公司)的项目负责人,承包了鸿鑫世纪城三标段8号、9号、14号、15号楼的施工,实际总投资约1100万元。这些资金系我卖房、亲戚朋友和战友借款筹集的。”

       “2017年春节过后,因鸿鑫公司资金链突然断裂,导致工程停工烂尾,主要原因是鸿鑫公司实际控制人陈辉把银行贷款、售房款抽逃转移造成的。当时,我们将三千平方米面积的壳子模板支好,钢筋笼骨扎好,因陈辉欠债的原因,导致商砼商不供货,造成我工地上的140多吨钢材报废,扎好的没浇筑的主体报废了300多万,直接经济损失近350万元。这期间,陈辉让我在2016年春节前转给商砼商150万元,他做担保,让商砼商给我供到10层再付款,我就同意了。我借150万元的高息款转给了商砼商,并签了供货补充协议。结果,一罐车商砼也没供,全部是骗局。”张学军郁愤难平地说。

       承建鸿鑫世纪城16号-17号楼的建筑商王松业对记者说:“我们在城关镇政府看到政府审计陈辉鸿鑫世纪城的报告,大概转走了1.6亿元。当时没想那么多,也没有拍照。”

       张学军承包工程项目负责人张金湖告诉记者:“2019年10月18日工作组郭玉杰通知我和王松业去城关镇办公室开会。当时,郭玉杰拿出工作组对陈辉鸿鑫世纪城审计报告,让在会人员看。他说陈辉把卖房款转走1.6亿。我当时拍了报告中的一页,被郭玉杰发现阻止。”



       奇葩事 商丘睢县被指“踢皮球”

       据记者了解,陈辉在睢县开发的三个招商引资项目楼盘鑫业时代广场、时代新城和鸿鑫世纪城均烂尾,加上睢县其它几个烂尾楼盘,引起购房户和群众的强烈不满,直指县政府监管不力,遂上访到商丘市和河南省有关部门。群体性上访事件引起睢县县委和县政府的重视,先后成立了几个问题楼盘的工作组。

       工作组的成立,让张学军看到了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   张学军告诉记者:“工作组成立两年之久,我也跑了无数趟,可问题一直没有答案。2019年10月,我找到驻鸿鑫世纪城工作组的杨彦超,他指示让我先签订解除合同的‘三方协议’再核算工程价款,当时我没同意.然后陈辉和我各自委托审计公司,共同审计工程造价为8824045.29元。这个结果虽与实际投入有出入,但我不想再拖延下去,就去找工作组欲签订解除合同和确认工程价款的‘三方协议’,但工作组和陈辉来回踢皮球,仅双方委托审计公司算账,因种种刁难和推诿,时间长达一年多。让我穿梭于郑州和睢县之间几十趟,让本来一贫如洗的我又雪上加霜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帐艰难地算好了,可新的问题又来了。因为工程核算价款结算书盖公章,又让我跑了半年多,章还是没盖上。令人可气的是,现在工作组又把盖章的问题推给了现在的‘接盘侠’承建商。这与承建商有什么关系呢?分明是政府不作为,不把退伍老兵的事放在心上!”

       张学军接着说:“接‘球’的开发商曲帅说,工程量清单他看到了,但是不能盖章。如果一盖章,证明公司确认了,随时可以起诉他们。等到工程结束了把他们投入的钱都拿走,剩余的再考虑我这一块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   张学军的说法,得到了王松业的证实。11月7日他无奈地告诉记者:“张总(张学军)比我幸运,我跑了一年多账目还没算清呢!”



       可笑事 印章也成了“烂尾工程”

       6月29日,原睢县县委书记吴海燕被授予“全国优秀县委书记”荣誉称号。7月14日,张学军给吴海燕写了一封信:“……您是全国优秀县委书记,人民的公仆,应该清楚习近平总书记‘情为民所系,权为民所用,利为民所谋’的谆谆教诲。恳请您百忙之中过问并督促此事,给我在睢县遭遇的不公,给一个公正的说法!”

       给吴海燕的求助信石沉大海,杳无音信……

       去年8月11日,记者随张学军来到睢县城关镇,见到了县工作组副组长、该镇党委书记李红星。

       当张学军问及陈辉把售房巨款转走时,李红星说:“陈辉也不是我引进的,我调城关镇的时候,他已经开发了。当时因为牵扯到140多户安置房,我该支持他的都支持了,最后他弄的烂成这个样子。城关镇一年拿给老百姓的过度金40多万,拿了7年啦,加上谁家困难了再补助一些,这些年多拿了几百万啊,给城关镇造成的损失,他没有投入钱利润拿走的不少,我都快恼死他了,就是枪毙陈辉8回,判他8回,跟我们这几个人没有任何关系!算账的事你去找工作组杨主任商量商量……”

       11月5日,记者致电李红星。他说:“春节前调到市里面了,现在的情况不太了解,具体情况你问一下工作组吧。”

       随后,记者电话采访了杨彦超主任。他说:“张学军的工程债务,工作组的意见是先搁那儿,我和开发商都认可。先保证工程建设,筹钱出来了,债务再逐个偿还。账目算好了,签字不签字(盖章不盖章)无所谓。工作组只是把楼盘协调好、资金监管着,不能再叫往外流失,逐步偿还债务。”

       同日,记者电话采访了睢县工作组组长、副县长刘建龙,工作组副组长、睢县检察院林光第,开发商陈辉。刘建龙称已调离睢县工作了;林光第和陈辉都声称在开会。
记者还拨打了原睢县县委书记、时任三门峡副市长吴海燕的电话,两次振铃,都无人接听……

       在鸿鑫世纪城烂尾期间,睢县县委书记曹广阔任睢县县长,记者拨通曹广阔的电话予以求证,打了几遍曹广阔始终没有接听……



       暖心事 战友关爱让老兵泪崩

       当谈到工程决算和盖章之事,张学军拿着材料的手直颤抖。他动情地说:“ 85年退伍后,我和爱人白手起家,在郑州艰苦打拼,办成了一个成衣加工厂。十多年下来从小作坊变成了几百号人的大工厂,靠自己的辛勤劳动过上了幸福富裕的日子,也成了我们战友的骄傲。可是,投资睢县工程项目,彻底改变了我们人生的轨迹。几年间赔掉了所有积蓄,卖掉了郑州市的几套房子,也把爱人的生命‘赔’了进去。看着家业殆尽,债台高筑,睢县的债务乱麻一团,爱人每天忧心仲仲,抑郁成病,直到卧床不起。才五十出头的她,带着忧伤的泪水,带着无望的眼神,永远的离开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   “我首先对不起与我同甘共苦的爱人;第二对不起我的两个女儿和儿子,因为投资失败也改变了孩子们的命运;再者也对不起我亲爱的战友们,初到睢县投资时,我的战友、中国好人、河南省首届最美退伍军人 、河南金豹实业董事长赵金豹给予我150万元的资金支持;远在新疆乌鲁木齐的战友、资深媒体人齐鸣也给予了上百万元的资金帮助……”。

       张学军用纸巾擦着眼泪,他继续说:“我在睢县的遭遇用倾家荡产,家破人亡最为贴切。在我人生最低谷的时候,烈士耿直家属刘妍一直在默默地帮助我,关心我;天南地北的战友们不断打电话安慰我、资助我。这种亲情友情重新燃起了我对生活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   11月9日上午,张学军原部队的老领导、原解放军总参谋部离休干部王首长告诉记者:“国家高度重视退役军人工作。老兵过得怎么样?生活如意不如意?各级党委和政府有没有嘘寒问暖?张学军在睢县的投资遭遇,我们都很关注,希望睢县有关部门和领导,要把退伍老兵的事当做自己的事去做,不要让老兵流血流汗再流泪!”

       资深媒体人齐鸣说:“楼房烂尾可以收拾残局,可政府形象在百姓心中‘烂尾’将很难修正。如何对待退伍老兵,检验一个国家的良心,彰显民族的道德导向。可睢县有关部门和领导,为一纸工程款决算,让退伍老兵跑了一年之久;为盖一个印章,跑了半年还没有盖上。真是匪夷所思,天下奇闻。如何保障退伍老兵的合法权益?如何解决退伍老兵的实际问题?希望睢县有关部门能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!”

       全国知名退伍军人企业家赵金豹也接受了记者的采访,他非常自信的说:“有国家对退伍老兵的关爱,睢县县委、县政府一定会解决好张学军在睢县投资的债务问题!”

       张学军的工程决算单何时能盖上公章?鸿鑫世纪城欠他的债务何时能偿还?华夏早报-灯塔新闻将继续关注,发回最新报道。


相关热词搜索:河南 睢县 齐明利 张邦毛

上一篇:在“夹缝”中倔强生长的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

首页 | 华早团队 | 华早简介 | 记者专栏 | 联系华早 | 版权声明 | 加入华早 | 业务体系 | 人员核验 | 华早文化衍生品 | 管理制度 | 华早大事记 | 撤稿申请 | 发稿系统

本站所刊登的华夏早报各种新闻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华夏早报版权所有,转载请尊重版权,注明来源。

© 华夏早报社 版权所有

新闻爆料huaxiazaobao@126.com
在线咨询
QQ:281111172
新闻爆料
huaxiazaobao@126.com
扫一扫

微信扫一扫

返回顶部